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专题 > “十一五”规划战略研究摘登

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战略研究(四)

 

    四、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战略目标和指导思想

    (一)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战略目标

    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要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社会公平观念的普及、社会流动频率的加快以及权力与财富的分离,低收入者会不断减少,原来属于低收入者的大部分人将成为中等收入者。这一时期将是我国中等收入者比重快速增加的阶段。中等收入已成为继“温饱”“小康”之后又一衡量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标准。根据我们确定的中等收入标准,2002年只有7%左右的人成为中等收入者,而到全面小康社会中等收入者比重应在50%以上,就是说,从现在起每年平均至少要增加2个百分点。如果2020年的城市化水平为60%,按14亿人口算的城镇人口则有8.4亿,按三口之家算约2.8亿个家庭,50%的中等收入者意味着大部分城镇家庭和少部分农村家庭达到中等收入标准。

    “十一五”时期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时期,是进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阶段,也是我们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关键时期。国民经济保持较快发展速度,城乡居民收入将持续增加,物质文化生活将得到较大改善。到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人均GDP达到约1500美元(按2000年不变价),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000 元(按2000年不变价计算),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000元(按2000年不变价计算)。按我们提出的中等收入者划分标准,中等收入者比重要提高到25%左右。在国内大中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中等收入者将呈几何级数增长,中部地区中等收入者比重将得到较明显提高。

    (二)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指导思想

    培育、壮大中等收入者队伍,是“十一五”时期一项重大任务。

    关于如何壮大、如何培育,在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路径选择等关键问题上目前理论界和社会普遍存在着较大分歧和模糊认识。

    为保证实现我们提出的中等收入者比重扩大的战略目标,解决二元经济结构矛盾和产业结构升级中技术优先与充分就业的矛盾,首先要明确正确的指导思想。“十一五”时期我们面临新的发展环境,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市场经济体系进一步完善,经济发展处在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新型工业化阶段,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要扩大中等收入者队伍,必须坚持以下基本原则。

    1.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基本原则

    到2010年中等收入者比重要达到25%左右,除现有的中等收入者外,大约要增加2亿人,我们就要提供相应的工作机会。在此,有两条途径:第一,将现有月收入在2800元以上的人员的职位增加;第二,创出月收入在2800元以上的新职业。中等收入者队伍中的每个个体,其知识、技能、经验和财富的积累都有一个过程。如果经济没有一个较长时期的快速增长,既难以不断提高原有就业人员的待遇,也不能扩大就业,从而无法扩大中等收入者队伍。经济越发达,中等收入者的比重就越高。所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归根到底有赖于不断地发展经济和提高生产力。因此,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发展,要保持经济的长期持续快速增长。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的根本思路是坚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就是要在经济发展整体收入不断提高的基础上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处理好“高、中、低”三者的关系,即维护高收入者的正当利益,保障低收入者的基本生活,通过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降低低收入者的比重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

    2.坚持协调发展的原则

    如果政治、经济、社会像阿根廷那样长期动荡,有关经济社会政策没有稳定性和连续性,中等收入者队伍是不可能发展壮大的。当然,我们强调政治、经济、社会稳定,并非要其保持不变。相反,为促进中等收入者成长,有必要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加快改革。毕竟,稳定不是目的,政治、经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才是我们真正追求的目标。而要促进发展,改革是重要动力。比如,经济结构变革是新加坡中等收入阶层形成和壮大的基本动力,正是有了这种变革,才使技术与管理阶层明显扩大、实际工资迅速提高、社会收入分配不均程度大大缓和。

    3.坚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

    缩小差距、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实现共同富裕不等于“平均主义”。在初次分配领域,要注重效率,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充分发挥分配的激励作用。尤其要注重在公有制内部反平均化。目前公有制内部收入分配机制仍没有按市场经济的规则进行,造成公有制企业竞争力下降,因此,体制内的激励制度改革是必须要坚持的。在再分配领域,强化再分配手段不是要降低富裕和较富裕人群的生活水平,主要是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并使之充实到中等收入者队伍中来。

    4.坚持以市场调节为主、政府调控为主的分配制度改革原则

    分配制度的改革要以市场调节为基础,能由市场调节的,政府不干预,能由企业管好的,政府不包办,对市场不能解决或解决不好的,政府要加强管理和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