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专题 > “十一五”规划战略研究摘登

国家综合化食物安全战略研究(六)

 

    (六)创立国家食物安全预警预报体系和快速反应机制

    及时提供前瞻性、权威性食物主流信息作为科学决策的依据,建立专职预警预报机构,强化预警意识,建立国家食物安全预警预报系统和快速反应机制,是确保国家食物安全的必要措施。通过建立食物安全预警预报体系,做到以食物生产供给和市场需求平衡为基础,对整个食物供求状况进行动态监测、深度测量和警情预报。国内外共同的研究结论表明,一个完整的食物安全预警分析系统应由警情、警兆和警报方法组成。为建立起完整的国家食物安全预警预报体系,当前我国应采取以下四项措施:一是建立准确、灵敏的市场价格预警预报体系;二是建立食物和其他主要食物总量供求平衡的预警预报系统;三是建立国家食物安全的警级警线;四是建立国家专职食物安全预警预报机构。

    (七)创新科技支持服务体系,提高食物质量安全及竞争力

    世界上每一次农业科技革命都带来农业和食物产业的提升,也提高了食物安全度。我国食物科技在“十五”期间取得了丰硕成果,为改善食物安全状况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食物科技在总体上还比较薄弱,尤其原始创新能力薄弱,对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对改造传统产业与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强化粮食安全保障的作用还发挥得不够。针对这些问题,需要创新食物科技支持体系。为此:要以建立适应经济发展需要的创新体系,特别是要以增强原始创新能力为指导思想;以科技进步与经济发展相结合为方针;以研究开发新技术、新产品与推广普及并举为原则;以突破食物产业基础性、关键性、共性技术为重点;以降低食物采购、营销、储藏、运输、加工等各个环节的成本和提高效益为中心;以确保食物供求平衡、加强国家食物安全保障为目标。

为充分发挥科技创新确保“国家综合化食物安全”的作用,需要建立从产前、产中到产后的配套的科技推广、服务体系。①良种推广服务。利用生物工程,培育优良品种,实现“优质、高产、高效、生态、安全”的十字方针。②安全储藏服务。利用现代储运技术,提高粮食等主要食物产品保鲜储藏水平,确保其质量。③精深加工服务。发展粮食等农牧产品精深加工,充分开发利用资源,提高成品率和科技附加值。④资源转化服务。研究各种食物资源综合利用开发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像开发主食品、功能食品、保健食品、休闲食品、无公害食品、特色风味食品等,丰富市场和人民生活。⑤质量标准服务。制定统一、完备、与国际接轨的粮食等农产品标准,并加强产品检验检测体系建设,确保粮食和其他食品质量安全。⑥信息传递服务。要大力实施信息技术集成工程,以信息化带动流通市场化、新型工业化和食物安全化。

    (八)把加快发展食品工业作为战略举措

    1.我国食品工业还处于落后状态

    必须清醒、客观地看到,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和与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要求相比,我国食品工业在总体上仍然处于落后状态,主要表现在:在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业的总产值与农业总产值的比例上,国外经济发达、科技先进国家为(2.03.7)∶1.0;许多发展中国家为1.01.0,而我国仅为0.431.0;在农产品加工和食品加工深度上,经济发达、科技先进国家为95%,发展中国家为50%,我国仅为30%。上述数据表明,我国食品工业与国外经济发达国家之间差距还相当悬殊。至今仍表现出结构上的缺陷:加工企业按行政区建立,低水平重复建设多,产业结构单一;资源开发浅层次、初加工多,产品结构单一;各类企业规模小、技术设备陈旧,企业结构单一。由于在体制、机制、结构、技术等多方面的缺陷,我国食品工业目前仍表现出“五不适应性”:一不适应广大市场的需要;二不适应全面小康化的需要;三不适应国际化的需要;四不适应现代化的需要;五不适应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2.加快和整体提升我国食品工业

    在我国“十一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需要采取重大措施,加快并整体提升食品工业。主要包括:①食品加工企业结构调整,通过宏观调控、资产整合、企业重组和改制等实现规模化、集约化和效益化;②食品加工产品结构调整,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促进产品优质化、多样化、营养化、保健化与方便化;③食品加工布局调整,在提升东部地区食品工业增长质量的同时,加大中西部地区食品工业发展的速度和力度。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要更多注重开发利用中西部丰富的食物资源,把更多具有优势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项目部署在中西部。例如,在优质专用小麦生产带发展面粉和面食品加工业,在优质专用玉米、大豆生产带发展玉米、大豆精深加工业,在优质畜牧和果蔬、糖料生产带发展肉食、水果、蔬菜和食糖加工业等,从而大幅度提高中西部地区在全国食品加工业布局中的地位。

    为整体提升我国食品工业,应该放手以民营经济为主要经济形式。民营经济是特别适合农产品、食品加工业、服务业等行业特点的经济形式。事实证明,非公有制、民营经济进入食品加工业大有作为,而这些行业特别适于发展民营经济。其主要原因有四点。一是农产品、食品加工业的投资结构已发生深刻变化。国有资本已经并且进一步转向关系重要公共产品和国家安全的行业,而农产品加工和食品加工业则更多地要依靠民营资本的进入和支持,这同时为民营资本开辟了一条投资的广阔渠道。二是农产品、食品资源丰富,潜力巨大。但是如前述,我国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业落后,这些薄弱环节正为民营经济提供了发展机遇。三是促进农村和城市第二、第三产业发展。通过采用民营经济形式发展农产品加工和食品行业,可提高其科技附加值,开拓广大农民转向非农产业的广阔新路。这既可扩大其就业,又可增加其收入,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战略措施,也是民营经济开拓发展的广阔天地。四是民营经济较早进入农产品、食品加工业。在这些行业已有较好的个体、非公有制经济的基础和市场环境。因此,民营经济易于继续扩大进入这些行业的份额并取得有效发展。

    3.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全面实现食品工业“六大转变”

    整体提升我国食品工业及提高其增长质量,必须选择具有本国特点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我国应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其基本内涵是: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依靠科技进步,突出重点,增强现代工业的核心竞争力;节约资源,低消耗,低污染,实现可持续发展;技术密集与劳动密集相结合,扩大就业,最大限度发挥我国人力资源优势;新型工业化与城市化同步推进,促进更多农村人口非农化。这些特点决定了探索和开拓食品工业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必须做到“六大转变”,即:转变食品加工企业的单一国有化体制为股份化的发展体制;转变高投入低产出的发展方向为低投入高产出的发展方向;转变单纯依赖数量扩张的发展方式为依靠质量效益提高的发展方式;转变重城市和重生产的发展路子为城乡一体、市场导向的发展路子;转变片面单纯依靠本地和国内市场、国内资源的发展视野为同时依靠外地和外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发展视野;转变单一产业和产品结构的发展举措为适应广大市场和多层次消费群体需要的产业和产品结构的发展举措。我国食品工业只要紧紧抓住机遇,从根本上跳出传统的粗放型工业化模式,开拓出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量少、环境污染度低、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我国食品加工业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在国家“十一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应从“五个统筹发展”出发,规划一些食品产业集群。所谓食品产业集群是指,把与食物产业相同、相近和相关企业聚集在具有优势的地方,这种聚集同时把相关服务机构吸引进来,从而形成一个高效运营的食物产业经济群体。在我国,通过规划和在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形成一批食品产业集群,将会有力提升食品工业的整体竞争力,有力促其对解决“三农”问题和保障国家食物安全发挥更大作用。

    (九)实施“走出去”战略,开辟确保国家食物安全的广阔资源

    经济全球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国际经济和社会联系的普遍化与密切化,以及资源配置的国际化。在经济全球化和粮食等主要食物市场化的视野下,食物资源配置可以越过领土界限扩大到国外进行,做到取长补短、优化配置。进入21世纪,中国经济在加速发展,全国粮食和其他食物市场在不断扩大,消耗粮食及其他食物资源的“胃口”相应膨胀,国内有限的资源就不够“吃”了,需要到国外进行互惠、互利的资源配置。事实上,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粮食和其他主要食物的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已经越来越深、越来越广地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相互补充了。在此基础上,我国应进一步开发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有效扩大食物安全资源之基础,以谋其大利。

    世界资源禀赋不平衡状况,给人口众多的中国留下发挥优势的空间。即我国可以利用丰富的人力资源去开发国外丰富的土地和水利资源及光、热等能源,即采取“走出去”战略。采用新战略,也需要有新思路,即采取新的组织经营形式,例如培育和支持一批贸工农一体化的,内外贸相结合的,体制新、机制活、规模大、竞争力强的食物企业集团,有组织、有准备、有目的地到南美(阿根廷、巴西)、北美(加拿大)及非洲一些国家和地区办农场。国家鼓励到这些国家或类似地区租地办农场,种植粮食、油料和糖料作物等,收获的产品既可以运回国内平衡供求,也可进行国际贸易,在国际市场上占领一席之地。

    当然,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中,要高度注重维护本国的食物安全和经济安全。在积极开拓和利用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的过程中,要高度警惕可能产生的危害国家粮食主权利益的不安全问题,必须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一是国家对粮食和其他主要食物进出口要保持控制力,特别是要规范粮食进出口行为,以不影响国家食物安全;二是国家要把粮食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即进口量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今后若干年全国总体上可维持在5%~10%之间;三是中国粮食进口市场要多元化,“东方不亮西方亮”,分散粮食进口的政治风险;四是国家要改善和扩充服务粮食进口的基础物流设施,像港口、储运中转等物流设施等。这样,兴利避害,大大有利于补充我国资源的不足和保障国家以粮食安全为重点的食物安全。